翰林院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一个催人泪下的真实故事,一个翰林院改变小孩人生轨迹的故事,一个伟大母爱的故事

毅龙Lucas

上图为毅龙、Lucas在翰林院神童精英教育媒体见证会上拿到奖杯后的兴高采烈玩奖杯的场面

天下母爱伟大,催人泪下的母爱更伟大,翰林院这儿就有一个人人听过心里都不好受的故事。

我认识毅龙的妈妈赵凤霞女士是在一次翰林院夏令营在法拉盛台湾会馆的大讲座上,听完讲座她就主动联络我,说她虽然不懂教育,文化程度也不高,但她是一个认理的人。“你讲的关于小孩教育的道理让我确信你就是我儿子的伯乐,我儿子未来的恩师。”后来我到法拉盛与朋友吃饭,她特地赶过来让我与她儿子交流一下,给点指导意见。首次见到毅龙那天毅龙正发着烧,母亲带着一个发烧的7岁小学一年级儿子来寻访名师让我很感动。她说她目前没有钱,能不能分期付款,能不能先让她儿子先上夏令营,并当场交了五百元。其实,毅龙的爸爸是武汉大学毕业生,要说基因应该也相当不错,赵凤霞女士曾经在法拉盛开餐馆,虽说文化不高但很泼辣直率干练,但后来餐馆经营不下去了也亏了全部的家当。但目前夫妻已经离婚,因为丈夫英语不好尽管是中国高材生在法拉盛工作也朝不保夕,所以毅龙就跟妈妈过。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儿子,还要挣钱给儿子付学费,而且她就认定了一定要上翰林院夏令营最高档的,五千美元学费对一个没有技能的单亲妈妈来说不是一笔小数。她的决定实在让我吃惊也为之感动。

天无绝人之路,大活人不能被尿逼死。毅龙的妈妈是干按摩的,按摩是年轻人吃的饭,对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来说实在是不容易。在法拉盛干按摩工资只能每月二千多,扣除房租吃饭小孩日用等,别说上翰林院了,就连基本生活都紧紧巴巴。从上次听完讲座到翰林院夏令营开营还有二个月,如何将5千美元挣到手就变成了头等大事?一不做二不休,赵凤霞决定到外州去工作一段时间,外州的工资一个月可以拿4千多,比法拉盛高出2千美元。但孩子不能带走,只能寄养在老师家,还要交一千多美元一个月的寄养费。那天在饭桌上她说她要到弗罗里达与明尼苏达去给儿子挣学费去。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自己的孩子,牺牲骨肉团聚之情就是为了让儿子能够获得最好的教育,这样的母亲令我打心底里欣配与尊敬,于是我就答应她学费什么时候挣到补齐都行。通过饭桌上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她说我儿子以后十年就交给你了,你走到哪儿我儿子就跟你走到哪儿。那时翰林院夏令营还没有开营。我接触过无数高智商的博士教授智库,但是有她这样情商的并不多。

2015年翰林院夏令营开营前一个月,因为毅龙的学费还才交了500元,赵女士不放心,担心她的儿子在翰林院夏令营法拉盛营地的位置不能得到保障,还特地从佛罗里达赶回纽约又交了2千美元。其实她在国内的大女儿正好需要钱,这其中她还往国内汇过一笔钱。我跟她说,毅龙的学费可以缓一缓,但她还是又交了2千元,生怕她儿子的学籍不能保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到开营前,赵女士还是将所有最高档的5千美元学费给补齐了。

到了开营时,毅龙来到翰林院,所有的老师都一股脑地向我抱怨,说毅龙不听话,不学习,而且还很霸道:凡是谁告她的状就打谁,看谁不顺眼了也打谁。总之从老师到同学到家长抱怨声一片,大家都希望翰林院将毅龙清退。我作为翰林院院长非常苦恼,如果不请毅龙走,家长抱怨学生抱怨;如果请毅龙走,翰林院一对一私教对毅龙都不行,就没有学校能够给毅龙这样的问题小孩特殊照顾了,毅龙恐怕一辈子都要毁了。不光如此,留下毅龙还要对翰林院的管理人手提出更多的挑战,从而无形中加大翰林院的运作成本。最后我没有从翰林院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而是安排专人对毅龙进行督导,因为我认为,如果问题小孩不在小时候性格形成阶段矫正,将来就来不及了。原来,毅龙因为长期被寄养在老师家,为了生存的因素,只能靠“打遍天下无敌手”通过武力来维持生存威信,更谈不上什么学习习惯,尽管天资聪明。在他自己学校里一个老师都管不住他,经常是二个老师一个人架住一边胳膊提着他罚站。没想到我当初的一个决定在当今看来却改变了毅龙的人生轨迹。

一个几乎没有学习习惯的小孩要想在翰林院夏令营短短8周培养他的良好学习习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改掉过去的恶习更是难上加难。其实教育子女,在儿童时期家长帮助小孩通过几年的一对一贴身私教培养形成一个良好的学习习惯,然后小孩就可以靠惯性追求优异。遗恨得很,对于赵凤霞女士却没有这样的奢侈。周一到周六小孩寄养在老师家,周日接回家。只有星期天有闲暇,可以母子团聚陪陪毅龙。毕竟老师不如母亲,加上老师可能要照顾几个小孩,无法给毅龙细致入微的个人贴身照料,因此养成了毅龙目前的不少坏习惯。初到翰林院,毅龙连一对一私教期间都不学,弄得十几个老师个个怕教他,给他罚站Time-Out更是家常便饭,毅龙甚至于与私教也干上了。眼看着毅龙的进度远远不及别的听话的小孩,翰林院的几个老师共同商讨了对毅龙的教育对策。儿童督导Lucy发现,毅龙特别好胜,别人玩耍电影时间如果他要是完不成任务,他就觉得脸上没有面子,只有在那个时候他会完全投入忘却时间专心致志。Lucy就利用这段时间给他布置任务,要想玩先完成任务。在翰林院罚不是目的,多加任务让学生完成培训是一种更高级的惩罚。

比如毅龙来翰林院时才7岁一年级,12×12乘法口诀表在美国的公立学校是三年级四年级才学完的内容,毅龙自然也没有基础。翰林院采用iPad高科技教学,学生比赛做乘法口诀表学习游戏。结果由于在其他同学玩耍时间毅龙反而更专心,毅龙竟然是全班第一个完成了12×12乘法口诀表,光在课内就做了数百遍之多,反应心算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很多倍。最近回到学校毅龙将12×12乘法口诀表倒背如流给老师校长展示,结果所有老师大吃一惊,发现过去的全校有名的后进生捣蛋鬼尽然成了全校尖子超级才子,翰林院夏令营短短8周竟然将一只乌鸡变成了凤凰,赢得了校长老师所有在场人的长时间一片掌声!这种掌声是毅龙最需要的,也是毅龙的人生轨迹的拐点,是差生变精英的社会认可、鼓励与标志。

其实促使毅龙改变的却是一件比较凄凉的事情,毅龙母亲在翰林院夏令营期间去医院诊断,医生怀疑可能是癌症或其它重症。毅龙就到翰林院与Lucy儿童督导说他一定要挣一个奖杯送他妈妈,这样他的妈妈就不会生他气了,他从此要好好学习,只要妈妈高兴病就会很快好起来。从此以后他渐渐开始听老师的话按时完成作业了,尽管贪玩以及一些坏习性还不能在短期彻底改掉。Lucy儿童督导每到毅龙老毛病又犯时就鼓励他好好学习,给妈妈赢一个奖杯。翰林院夏令营总共八周,毅龙前四周几乎没怎么学,但是在后面四周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尤其是在得知妈妈生病以后。结果紧赶慢赶,毅龙在翰林院通过精英一对一私教还学到了六年级的数学,整个跨越了小学从一年级学到初中,尽管并不如班上优秀学生那么扎实,但毕竟已经是超前公立学校五个年级了。最后毅龙如愿以偿,翰林院给毅龙颁发了特别鼓励奖,当毅龙在纽约时代广场翰林院神童精英教育媒体见证会颁奖现场拿到奖杯兴致冲冲地将奖杯交给他妈妈时,不少人都落泪了,Lucy告诉我。

前几天翰林院常年跟进营开张,因考虑赵凤霞女士目前的经济状况,翰林院工作人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通知开课的时间地点,结果到星期天周末班开营第二天上午才打电话,赵凤霞尽然做出惊人举动,立刻将已经申请到的外州工作辞掉,在法拉盛又重新找了份工作,星期天下午就带毅龙到翰林院找我商谈分期付款事宜,而且还是一如既往最高档的那一种。有这么伟大的母亲,我作为翰林院院长能不被她的无私的母爱所感染吗?我欣然同意。翰林院的一位私教花了二个小时给毅龙做了四年级数学全面测试,除了除法部分不够熟练,其它八九十分不成问题,就是速度还没有达标。这两天毅龙妈妈又打电话向我推荐了一个她朋友五年级的儿子来上翰林院,也来与我谈分期付款。看来我作为翰林院的院长得到华尔街的老朋友那儿去融一笔资来给这些社会底层的特别重视教育的家庭提供经济上的保障,因为我发现他们的子弟才是人类未来社会栋梁,比起那些自以为是的大博士后的子弟更有可能成为社会精英。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长的Positive的人性与无条件的配合,学生的奋发图强与发自内心的爆发力,和翰林院一流的精英私教三个元素缺一不可有机耦合才能造就神童天才未来的社会精英。翰林院发现不少博士后尽管智商很高,但情商却远不及文化程度不高的赵凤霞女士。翰林院理念是,农民工将小孩培养成博士社会精英那是能耐,大博士后将小孩培养成农民工那是一代不如一代是教育失败,是无能!

上星期天看到毅龙也就是离翰林院夏令营结束才一个多月,发现毅龙变了,7岁刚上二年级的毅龙能够在翰林院坐得住2个小时做数学测试了,这期间私教只给了他不到10分钟的休息;变得彬彬有礼了,变得自律了,尤其是变得充满自信了。翰林院神童精英教育给学生最大的收获就是自信心。由于一个暑假就超前了公立学校几年,回到学校从一个差生变成了顶尖才子,这种自豪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也为毅龙一生的成功做了极好的铺垫。由于老师同学都对毅龙刮目相看,毅龙渐渐地在改掉过去靠武力打天下的恶霸行为了。在重塑自信心上,翰林院的神童超前教育可以说独步天下,这也是家长信任翰林院的先决条件大前提。

这二天与赵凤霞女士聊天,她说已经与学校说了毅龙已经学到了6年级,能不能请翰林院帮助他量身定制,将五六年级在翰林院夏令营中学得不够扎实的部分在短期夯实,以便应付学校天才班的考核。因为毅龙实际上在翰林院2015夏令营学习只有四五周时间,这么短期能取得这么大的进步,对于一个7岁小孩、被公立学生标定为调皮捣蛋的差生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简直就是翻天覆地脱胎换骨,简直就是教育界吉尼斯奇迹。翰林院夏令营短期超强训练就好比建高楼大厦首先要建钢架结构,然后通过翰林院的常年跟进班来砌墙,最后再进行精装修。毅龙有能力在翰林院夏令营冲刺每周一个年级的数学,自然现在翰林院将他学得不够扎实的地方夯实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尤其是在毅龙已经习惯的翰林院特有的精英一对一私教每个学生个性化定制课表下。

赵凤霞女士还说她在沈阳还有一处门面房,是在做餐馆时积攒下来的。以后干不动了,就将门店房卖掉,有个十几万美金给毅龙在翰林院交十年学费,等他长大了,他也能在翰林院做精英私教养活自己了,她就不用再操心了。说到这里,我这很少流泪的翰林院院长、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也被感动的楚然泪下。翰林院有这样的家长与学生,还愁不能成就学习革命统一全美全世界教育江湖的霸业?请问全世界哪个学校有这样的忠实客户群?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翰林院小神童大学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